MENU

制作家的灵魂

August 30, 2018 • 乐器相关

双手是制作家最珍视的工具。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需要用双手把木料切割成形,以便制作一把新吉他,更重要的是,双手是我们“聆听”木料的最好工具。

当我为一把新吉他选择木材的时候,我会用我的双手进行很多测试和思考。掂量一下感觉它的重量;按一按知道它的硬度;用指头敲一敲听听音色,感受纹理之下的内涵。以这种方式,去了解每一片木头能够提供给我们的东西,这需要非常安静、耐心地用足够长的时间掌握音板的每一个细节,找到最佳的切割位置和加工方式。

请输入图片描述

手工艺人最喜欢从精致的作品中去感受愉悦。当一个手工艺者不需要去迎合他人的认可,他就可以自由的依从于自己的灵魂,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每一步操作上,而这正是他赋予作品以生命的途径。从吉他的角度,再没有什么比缺少灵魂的吉他更令人灰心的了。而当一个手工艺人不能对每一个原材料投入感情,他也就不可能给予作品以生命。即便那些别人永远不会看到的部分,制作者也知道它们在那里。

但并非所有的吉他制作者都这样去思考问题。其中一些人在收支平衡上投入了太多的精力,而不是作品质量。自工业革命以来,有些生产定律影响到了每个领域:更低的成本、更高的产量会让你的产品更具竞争力,之后,你卖得越多,你就越优秀。这种产量上的压力抹平了每个手工艺人的个性,他们都变成了工具、产业链上的一环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工作。想象一下,一个吉他制作家一年可以制作超过十把吉他——我指的是高端吉他。提高产量的方式,就是在自己的作坊雇佣更多的人,或者从别人那里购买半成品。甚至让国外的代工厂去完成全部的制作工作。而当这一切发生,这些手工艺人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手工艺者该有的感知力。他的乐器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,他的双手没有参与到吉他孕育的过程,他又如何赋予那些工厂里的吉他以灵魂?显然,每个人都可以去选择自己的营生方式。就我来说,我独自工作,每年的成品不超过八把。我喜欢亲自完成每一个制作过程。这是了解每个细节和效果的唯一方式,进而使我在结构上可以照顾到每一块木料的特性。用心、安静的工作,可以赋予吉他们应得的灵魂。

请输入图片描述
流水线上生产的吉他可以有不错的声音,但敏感的音乐家会觉得这样的吉他里缺了点什么。感知工厂琴和手工琴的不同,只有敏感的音乐家能够做到。工厂琴通常声音很大,对于不太有经验的购买者来说,这是个很大的诱惑。想让吉他音量大是很容易做到的,但要赋予它灵气则很难。吉他是一种亲密的乐器,它无需像钢琴、小提琴、小号那般震撼,声音越大,共振的传播性越差。对于吉他来说,音色的多变性源自共振的传播能力,如果一把吉他有很宽的泛音序列,演奏者就可以在更宽的范畴里改变音色,这意味着更强的表现力。最终,一个音乐家需要最好的工具去表达他所有的情感。我问过我自己,如果一把吉他没有灵魂,音乐家如何通过它把自己的情感带给听众?这些音乐家需要从吉他中发现特别的东西。

我要说的是,在西班牙,这是一个吉他制作者的新时代。更小的产量,精益求精,拒绝粗制滥造,仅仅因优秀的作品而愉悦,这是他们的信念:制作有灵魂的吉他。

作者:埃利亚斯·伯奈特·莫内(Elias Bonet Monné)
写于 马德里,2012年12月5日